泗泾古镇、庙前街……沪上古建筑被他用废旧材料创作成艺术品

泗泾古镇、庙前街……沪上古建筑被他用废旧材料创作成艺术品

“2000年我就开始创作微缩模型了,今年正好是第二十年。”今年81岁的彭逸民笑着回忆道。二十年间,居住在松江区泗泾镇的彭逸民先后创造了多件气势磅礴、惟妙惟肖的微缩模型。在采访中,记者问他最得意的是哪件作品,他说:“最得意的永远是下一件。”

从入门学习到小试牛刀,从熟练掌握到驾轻就熟,彭逸民在微缩模型世界孜孜探索着,追求着。近日,记者采访了彭逸民,听他讲述创作的心路历程,并走进他的微缩模型世界。

退休后开始微缩模型制作

2000年左右,彭逸民离开了工作几十年的岗位,开始享受惬意的退休生活。“我和他们(身边的朋友)不太一样,他们退休了喜欢搓搓麻将,我不喜欢。”彭逸民坦言自己是一个能沉下心来的人。

当时一个偶然机会,彭逸民参加了自己所在松江泗泾镇成人学校创办的微模课程。“我听的第一堂课就觉得挺有意思,心想如果自己也能有老师那样的手艺该多好。”当时的心情,彭逸民仍能清晰地记得。自此之后,他便开始边学习边摸索微缩模型技艺。

两年后,彭逸民的第一件作品“安方塔”诞生。“当时,泗泾古镇面临改造。我心想,我也学了那么久了,要不就试试能不能制作出一座安方塔模型。”彭逸民告诉记者。

定下了目标,彭逸民便开始着手创作。但碍于当时的条件,如何把安方塔记录下来成了一大难题。“当时没有图纸,我也没有照相机,只能靠每天实地观察,然后凭借肉眼观察到的样子回去制作。”彭逸民说。

安方塔,高35.18米,直径12.45米,每边长5.42米,呈七层八角楼阁式宝塔。看似只是一座塔,但塔的高度、弧度、装饰都颇有讲究,这也考验着彭逸民的记忆力。“我记性还算好的,但要把这件作品刻画得惟妙惟肖,还是有难度的。”彭逸民说道。

为此,他成了安方塔下的“常客”。“有时一个小小的细节,我要来回观察好几次。”彭逸民回忆说。他心里很清楚,越细小的地方越需要仔细观察,“如果小的地方不做好,会影响整件作品的最终效果。”

细观安方塔,每一处细节都能体现彭逸民的精湛技艺。“你看这座塔的屋顶,每层屋檐上都挂着八只小风铃。”彭逸民一边指着自己的作品,一边介绍道。

彭逸民告诉记者,他以前当过机修工,所以基本功还算扎实。而正是因为这件作品,给了彭逸民继续创作下去的信心。

废旧竹筷、布料制作精美艺术品

二十多年间,彭逸民创作了无数精湛的微缩模型作品,这些作品,既有年代久远的泗泾古镇、史量才故居、庙前街、方塔园,也有新近的垃圾分类题材的创作。

蜿蜒曲折的九曲桥、高高耸立的绿波廊、闲逛的游客、池塘中的荷花……这便是令彭逸民最为骄傲的一件获奖作品——老上海城隍庙。说起这件作品,彭逸民打开了话匣子:“大约是1970年前后,有一次居民区党支部开展党员活动,组织大家到上海城隍庙去参观,但很多老人因为年纪大了,腿脚不便没办法去,因此我当时就在心里想,能不能按照城隍庙的样子把它作出来,让这些不能去参观的老人通过我的作品来观赏呢?”

在制作过程中,因为材料紧缺,彭逸民只能就地取材,“比如用过的竹筷、丢弃的三夹板、拆下的月饼盒、烟盒、旧布料等等。”这些废弃的材料在他手里都变成了宝贝。“喏,这个部位就是用三夹板做的。”每当为他人揭秘的时候,他总会不经意的笑起来。这笑,肯定发自内心。

对彭逸民来说,能满足那些不能去城隍庙现场观赏的老人的心愿,是他最开心的事。当然,这件“老上海城隍庙”作品还获得了全国旧物改造DIY大赛的一等奖。这对于彭逸民这个“半路出家”的微缩模型爱好者来说,无疑是一份莫大的荣耀。

希望把微缩模型技艺传承下去

彭逸民得奖的信息很快传遍了他所在的街镇,这也引来了一些想跟随他学艺的人。但在他看来,自己没有经过什么系统的学习,没有什么书籍教材可以提供给他们,所以一直没有收徒弟。

“完成一件作品,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只凭兴趣是不够的。必须要让自己完全沉浸其中,通过仔细观察,用心去制作,才能有收获。”彭逸民告诉记者。

不过,彭逸民也透露,如果有年轻人愿意花费时间来学习制作微缩模型,他是非常愿意教授的。

做了二十多年微缩模型,彭逸民对这门艺术的热情依旧不减。他说:“微缩模型这个东西,当你看着它一点点成型,你就会越来越有兴趣想要把它做好!”并感叹说:“以前制作微缩模型,最大的困难是记不清楚建筑的样子,现在好了,用电脑打印下来方便多了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彭逸民所在的泗泾镇中西居委会一直用实际行动帮助他。“我现在的工作室就设立在居委会中,已经退休的居委会主任还带我去拍过建筑照片,我现在还留在家中。”说起这些,他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彭逸民告诉记者,他也考虑过为自己的微缩模型技艺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“想是想过,但我年纪大了,也不知道怎么操作。”他还说,想把这门手艺继续传承下去并非易事,“很少有年轻人有这个耐心。”彭逸民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眼下,彭逸民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他的作品,能够知道微缩模型雕刻这门手艺,记住这片土地上曾经的风土人情。